矿难发财记:数百真假记者奇奔河南汝州领封口费

Poon 发表于 历史资料库 分类,
0

8月15日,知情者向河南商报反映,商报一“杨姓记者”在采访汝州一起煤矿事故中,收取出事煤矿的“封口费”500元。为查明真相,商报记者先后两次赶到汝州市进行采访,结果却令人大吃一惊……
……矿难发生后,“记者们”奔走相告:去汝州领工资去
……“记者”:你们是不是看不起我们,我们都这么大的年龄了,朝这儿一站也不能只给100元。
……为维护秩序,政府工作人员每个人手拿小棍,对那些不排队领钱的人进行敲打。
……共发给100多家媒体、480人总计20万元,杨主任称,汝州市太穷,给钱是最少的。
……为何要贷款给“记者”发“工资”的原因,是因为市里有位领导对口管理这家煤矿……
……又发生一次矿难,8月17日下午,大批的“媒体记者”再次云集汝州。
……官员“训话”:今天发了钱你们以后就不要向矿打电话了,此事到此为止。
……“洛阳的媒体怎么也来了,先坐到一边去! ”
……“我们对这些假记者也是恨之入骨,谁能治治这些假记者呢?”

红辣椒评论:
几百元的“封口费”就买去了记者的良知
发钱的官员是狼,领钱的记者是狈
记者把矿难当“福音”的三重尴尬

东方早报:
矿难“封口费”让我们警醒

QQ全球连线:
法制早报记者王甘霖评封口费事件
“摄影记者同盟”热议封口费事件
部分记者表示收不收红包都为难
网友:钱不可能摆平一切
网友:失望 但也不能说记者都不好

全文
知情者向本报透露,引发包括自称本报记者在内的众多“媒体记者”前往汝州“领工资”源于一场矿难。7月31日,汝州市寄料镇一煤矿突发透水事故,正在井下作业的多名工人得以逃生,但还是有人员伤亡。
事故发生后,矿主不见了踪影,此事被当地隐瞒。8月13日,汝州市寄料镇发生矿难的消息被知情人透露给省内多家媒体,而后这一信息又通过手机短信广泛传播开来。此间接到手机信息的媒体记者称传告消息者为“奔走相告委员会”。
知情者称,接到这一矿难信息者多达500多人。
8月14日下午,得知这一信息的“记者”陆续来到汝州市。汝州市各大宾馆、饭店、小旅社都住满了闻讯而来的“领工资”人群。当地一家宾馆的工作人员事后对来此采访的记者称,宾馆就盼着市里的煤矿出点事,问及原因,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笑称,煤矿一出事故,大批的“记者”就要来,来了就要登记住宿,这对平时客源少、生意不好的宾馆来说无疑是一件好事。

全文
8月15日,本报记者来到当地新闻主管部门,接着在汝州大厦宾馆208房间,记者正好遇上三位自称省内“三农杂志”的记者同行,他们在这里正与汝州市寄料镇政府企业委的杨主任和镇工业办的一位工作人员进行着讨价还价。杨主任让刚来的记者先等一下,接着他们继续开始讨价还价。下面是他们之间的一段对话:
杨主任:你们既然来了,我们也不好说啥,但是钱真的让先来的人领走了。
媒体:你们看着办,反正我们来一次也不容易,又开着车,就车这一项花费就不少。
杨主任:来的都是朋友,我们也不能说不欢迎,但要按规矩办事。
媒体:这我们都知道,也不是第一次来,你们也不是第一次出事。
杨主任:既然知道就好,你们既然是“三农”的人,今天就来了十几个,你们自己说咋办?我刚才说了,既然来了也不能让你们空着手走,这样吧,每人100元。
媒体:你们是不是看不起我们,我们都这么大的年龄了,还有这么高的个子,朝这儿一站也不能只给100元。
杨主任:要不照顾你们一下,每人300元咋样?
媒体:不行。

全文
杨主任说(以下内容根据录音整理),你们也来晚了,但是同上一拨人一样,也不会让你们白跑一次。记者签名后,领到了1000元钱(记者回到单位后将此款上缴)。杨主任称,来的人太多了,昨天我分次拿来了20万元,今天给你们发的是余下的钱。记者表示不相信一个上午会发去20万元,杨主任向记者详细地叙述了发生于8月14日集体发“工资”的现场。
杨主任称,发放“工资”时由于人太多,很多人站在汝州大厦的院子里,停车场停着60多辆挂着“新闻采访”的车辆,在二楼客房的走廊里也挤满了人。在此情况之下,只好临时租用了大厦二楼一个最大的会议室。杨主任称,一个大会议室被挤得满满的,为维护秩序,寄料镇企业办、工业办的工作人员每个人手拿小棍,对那些不排队往前挤的人进行敲打。

全文
据杨主任称,各个媒体分级别发钱:1.凡是自称来自中央级大媒体的每人500~1000元,2.凡是自称来自省内各大媒体的标准是200~500元;3.其他市级媒体200元;跨行业、跨地区媒体每人100元。
在此次的发放中,共有100多家媒体、480人领走了20万元,杨称,汝州市太穷,在煤矿事故中这是最少的,与登封、新密二市的煤矿事故发红包相比,是小儿科。

全文
当记者提出看一看本报“杨姓记者”的领钱登记时,被对方拒绝,经过记者的再三恳求,杨主任同意了。记者与工业办的工作人员来到大厦一楼,工作人员从一辆面包车里拿出一沓稿纸,此时这个神秘的工资表终于浮出了水面。白色稿纸写满了20张,除没有新华社记者之外,签名人员涉及到很多自称来自驻豫中央级媒体,加上省级、市级、医疗报纸杂志等,多达100多家省内外媒体。
杨主任称,20万现金是乡政府从农村信用社贷款,至于为何要贷款给“记者”发“工资”的原因,是因为市里有位领导对口管理这家煤矿……

全文
据知情者讲,8月3日,汝州市小屯镇五·二煤矿发生透水事故,据称一人在此次矿难中死亡。矿难发生后,当地政府再次采取瞒报手段。但是,与7月31日寄料矿难一样,矿难还是被新闻线人获知并通知了媒体。媒体又通过手机信息传播开来。
天鹅宾饭大门的停车场上,停满了挂着各式“新闻采访”的车辆,数十人停留在宾馆的大门口,进入大厅后,一楼的沙发上坐满了等待领钱的人。一位刚从6楼领了“工资”的女“记者”对刚进来的人大声说,“快上去领吧,不然的话就接不上趟了。”
乘电梯来到宾馆6楼,走廊里站满了等候的人群,在排队等候期间,不时地从南边的一个会议室里走出一些刚领过工资的人。一个人从里面挤出来,边走边说,“还是老样子,200元,别急,都有份”。

全文
这位工作人员让大家静下来,然后说,“刚才今日信息报的某某人,排了两次队,领了两次钱,刚才被我发现后把她的证件给扣了下来,你们中间若有已领过钱的,请走开。”
“有些人你们也别粘乎,还有一些人想整我,你们想想,我会在乎吗?再说了,我是为你们办好事,你们来了,到处窜,影响到各个部门的工作。(煤)矿上给我们打招呼,考虑到与(煤)矿上的关系不错,我给他们协调了一下才拿来了这些钱。”他说,“有些人昨天来了之后,就给我打电话,说我不给弟兄们照个面,我怎么能跟你们照面?照面的目的就是让我给你们安排吃住,我为啥要给你们安排食宿,你们是自己来而且是来曝光事情的,又不是我请你们来的,再说了,在座的有几个是真正的新闻记者?中宣部、省委宣传部都有明文规定,不准你们这样搞。”他说,“刚才已经发了100多个人了,今天发了钱你们以后就不要向(煤)矿打电话了,此事到此为止。”

全文
那位与记者同坐一排的长相清秀的女记者拿出一个空白介绍信,填写后走向主席台,记者看到她领到了200元钱。
一位男“记者”的证件遭受质疑,工作人员大声说,洛阳的媒体怎么也来了,然后让这个洛阳某媒体的记者先坐到一边去。
15时,一位男“记者”走到主席台,登记人员向这位“记者”要证件,这位记者笑着说,“我就不用出示证件了,我这张脸就是证件。”在官员的协调下,给了他100元,这人还是不走,看到没有几个人了,负责发钱的人又补给了100元钱后,此人才离去。

全文
所有的人都离去后,汝州市委的这位官员对记者称,从上午到现在,共有300多人领走了近10多万元。他称,这其中的真记者不到三分之一,尽管这样,这些被人们称为假记者的人当地也得罪不起。为什么呢?他说,假记者与真记者相互有牵连,他可能发不了稿子,但他可以找到真记者发稿件,这是最让人头痛的一件事。
至于矿难,这位官员称,他也说不清楚。记者问,如此发钱你们不怕出事吗?这位官员称,“我们对这些假记者也是恨之入骨,谁能治治这些假记者呢?”


·矿难“封口费”让我们警醒(23日08:10)
·几百元的“封口费”就买去了记者的良知(21日23:49)
·发钱的官员是狼,领钱的记者是狈(20日17:34)
·记者把矿难当“福音”的三重尴尬(19日23:58)


========================================================================

【版权声明】
 本文短地址:ounn.cn/255  本文版权属于:YaoHonglou.Com
 含有照片的文章谢绝转载,包括但不限于本人及本人亲朋好友的照片
 其余文章允许非商用性质的转载,转载时须保留本文链接及本人署名

发表我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