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改兰的悲剧

Poon 发表于 退休的傻逼 分类,
0

前段时间有条让我感觉很揪心的新闻:由于对生活绝望,杨改兰杀死4个孩子后服毒自杀,几天之后其丈夫服毒身亡,这样一个四世同堂的8口之家一下子死了6个人,就剩下杨改兰的奶奶跟父亲……

表面看来杨改兰即便生活再苦再累也没有权利杀死自己的孩子,所以杨改兰是此事件的凶手她如果不死的话也罪不可恕,专家则说个体的病态心理才是此悲剧的真正凶手,看起来对杨改兰还是有一点同情的,但我认为一个母亲将自己的孩子都拉去一起死了那很可能是自己对这个世界绝望了认为死亡是唯一的解脱然后不希望自己的子女也在这个世界受罪于是希望自己的子女也一同从这个世界的苦难中解脱,这样一个悲剧最大的凶手应该是这个社会!

说直接点共产党执政的政府应该负最大责任,我直接截两张图吧:

     

 

我想到了三件事情:

1、中学时代看过的一个短小说:两个都很穷的县争取一个国家级贫困县的名额,最穷的那个县失败了,记者采访那个失败的县长为什么会失败,县长含泪答道:因为我们实在太穷了!  (即便到现在其实也是一样,我老家那边低保补贴以及政府其它的一些惠民政策,基本都是被跟村领导关系好的或是村领导家亲戚或是送礼给村领导的那些农民得到了)

2、拖欠农民工工资的问题,虽然十几年前朱镕基总理已经严重提出过,但是经历了温家宝跟李克强直到今天其实这个问题还是没有解决好,我记得前些年有个政府领导说过农民工欠薪问题最大的原因其实是相当一部分欠薪是政府工程所以导致执法困难,如果真的全部是民间老板欠薪那事情倒也好办了! 所以说,我觉得政府自己带头欠薪,出了事情政府消极对待不为农民工维权这才是根本原因!

3、我还想到中学时代看过的另外一个故事:

1935年的冬天,是美国经济最萧条的一段日子。这天,在纽约市一个穷人居住区内的法庭上,正在开庭审理着一个案子:

站在被告席上的是一个年近六旬的老太太。她衣衫破旧,满面愁容。愁苦中更多的是羞愧的神情。她因偷盗面包房里的面包被面包房的老板告上了法庭。

法官审问道:“被告,你确实偷了面包房的面包吗?”

老太太低着头,嗫嚅地回答:“是的,法官大人,我确实偷了。”

法官又问:“你偷面包的动机是什么,是因为饥饿吗?”

“是的。”老太太抬起头,两眼看着法官,说道:“我是饥饿,但我更需要面包来喂养我那三个失去父母的孙子,他们已经几天没吃东西了。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饿死。他们还是一些小孩子呀!”

听了老太太的话,旁听席上响起叽叽喳喳的低声议论。

 

法官敲了一下木槌,严肃地说道:“肃静。下面宣布判决?”说着,法官把脸转向老太太,“被告,我必须秉公办事,执行法律。你有两种选择:处以10美元的罚金或者是10天的拘役?”

老太太一脸痛苦和悔过的表情,她面对法官,为难地说:“法官大人,我犯了法,愿意接受处罚。如果我有10美元,我就不会去偷面包。我愿意拘役10天,可我那三个小孙子谁来照顾呢?”

这时候,从旁听席上站起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他向老太太鞠了一躬,说道:“请你接受10美元的判决。”说着,他转身面向旁听席上的其他人,掏出10美元,摘下帽子放进去,说:“各位,我是现任纽约市市长拉瓜地亚,现在,请诸位每人交50美分的罚金,这是为我们的冷漠付费,以处罚我们生活在一个要老祖母去偷面包来喂养孙子的城市。”

法庭上,所有的人都惊讶了,都瞪大了眼睛望着市长拉瓜地亚。法庭上顿时静得地上掉根针都听得到。片刻,所有的旁听者都默默起立,每个人都认真地拿出了50美分,放到市长的帽子里,连法官也不例外。

 

按理说,一个老妇人偷窃面包被罚款,与外人何干?拉瓜地亚说得明白——为我们的冷漠付费。

他告诉我们,人和人之间并非孤立无关的,人来到这世间,作为社会的动物,是订有契约的:物质利益的来往,有法律的契约;行为生活的交往,有精神的契约。

善,并不仅仅是一种与冷漠、奸诈、残忍、自私自利相对的一种品质,还是一种精神的契约。

 

所以,我今天写了这篇博客,记录一下杨改兰这个悲惨的故事,来声讨这个病态的社会!

虽然,我也知道,这样渺小的我这样渺小的声讨非常非常的无力且无效……


========================================================================

【版权声明】
 本文短地址:ounn.cn/1454  本文版权属于:YaoHonglou.Com
 含有照片的文章谢绝转载,包括但不限于本人及本人亲朋好友的照片
 其余文章允许非商用性质的转载,转载时须保留本文链接及本人署名

发表我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