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08 休假一天

姚洪楼 发表于 家有两块宝, 博主两口子, 宝贝姚悦玲 分类,标签:
0

最近的生活是如果能够单休就是件很幸福的事情!所以今天我就很幸福!早上爸妈早早起床去新生态园买菜去了,然后我去他们房间接着陪宝宝睡觉!

 

中午没烧米饭,吃昨晚剩下的,就随便烧了几个菜,红烧鱼是我烧的,比较好吃!当然了,其它菜的口味也不错,苏北菜就是好吃!今天中午突然想喝点酒,我喝黑啤,老爸喝干啤,老妈喝雪碧,老婆说她不要酒水直接吃饭!
(哎,喝完之后我的血压又降了…… https://www.yaohonglou.com/2018.07.08/23:57:00

 

老婆说她跟宝宝午休的话宝宝老是贪玩不肯睡,于是让我跟宝宝一起午休!

 

下午下了场雨,然后傍晚的时候老婆非让我出去玩,这个是梁鸿湿地公园西侧的免费公园(锡梅路最东边丁字路口的西南紧挨着,大门朝东)

 

老婆觉得宝宝笑得太勉强,于是让她不要笑了,正常拍照,于是宝宝缓一缓情绪……

 

然后,结果,就成这样的效果了……

 

那边其实也不是正式的公园,应该是以前淡水龙虾放养或其它做什么的基地,现在已经废弃掉了,所以有很多市民会过来游玩。里面比较大,主要植物应该是荷花啥的,不过我最终只拍了这张单独的风景照,这玩意很有儿时的回忆!

逛完这个免费公园,又到马路对面钓龙虾的地方看了下,钓虾工具租金10元,钓上来的龙虾啥的每斤25元计算,不过时间太晚了,蚊虫啥的估计比较多,龙虾出没也少,所以就不想钓,但宝宝坚持要钓,于是去找主人,结果主人家对宝宝说,今天天晚了,没有龙虾了,叔叔不给你钓,明天再来吧,你走的时候叔叔送一个龙虾给你玩!

 

看了一会儿人家钓龙虾,老爸说坐公交的时候看到什么吴文化广场,感觉蛮大的,那个地方我大概知道,于是就带着他们去摸地方(今天没开车,家里三个女人一辆电瓶车,两个男人一辆电瓶车)上图就是吴文化广场的大概模样!

 

 

上面是在泰伯墓外面的泰伯像前拍的照片!

 

这个是泰伯墓的入口!

 

这个是桥上的!

 

这个是桥下的!

 

这个是临走之前拍摄的天空的云朵!

 

中途我有单独去探路鸿山,找到了鸿山十八景的大概位置,可惜没能找到网上传说的鸿山憩园(手机地图上面有,但到了定位的地方却是一片荒地,网上看今年五月份还有人去玩过)

鸿山不是很高,但古往今来可以说是风水宝地,登山并不困难,改天有空约朋友一起走一圈(一圈大部分都是电瓶车无法行走的山路)然后还要爬到山上面逛一逛!

另外,在我去寻路的时候,广场来了一些其它人,有好几个宝宝,我们家的跟同龄人玩得也不亦乐乎的,很是不错!探路完毕回到广场,已经六点多了,赶紧回家,一家人都在外面饭还没做呢!

 

==== 相 关 知 识 转 载 =====

泰伯

始祖泰伯,生于公元前一二八五年正月初九,卒于公元前一一九四年三月初三,年九十一岁。系商末西岐君主古公亶父长子,才识卓绝,德行无边,助其父亶治理西岐,深得臣子之心。古公亶父生三子,长泰伯次仲雍三季历,季历之子姬昌即后来的周文王,自小聪明过人,才华出众,深得古公亶父之宠,并言“我世当有兴者,其在昌乎!”意在传位于季历再传姬昌。但当时西岐礼法为传长不传幼,亶父只能作罢。然而泰伯察觉父亲之意,为成全父亲的心愿,避免龙蛇之争的祸害,遂决定让位于三弟季历,并说服二弟仲雍留下子嗣,趁父亲病重之时托言至衡山采药,离开周原,后亶父病逝,泰伯仲雍赶回奔丧,季历与众臣请求泰伯即位,泰伯不受,丧毕携二弟仲雍再次离开周原,前往长江以南无锡梅里避居下来。后不久,季历被商暗害而死,泰伯又返岐山奔丧,群臣与侄昌再次请求泰伯即位,泰伯仍不受,便由其侄昌继承。泰伯与仲雍又返江南梅里,断发文身开发江南,引导人民兴水利养桑蚕种稻谷,使原本蛮荒的江南得到第一次文明的跳跃。教化乡民建立了江南第一村——荆村和江南第一巷——蛮巷,还有江南第一条人工河——泰伯渠;创作的《公刘》、《七月》等著名诗歌,成了《诗经》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泰伯也因给当地带来的翻天覆地的变化而受到土著居民的爱戴,拥立他为国王,建立了江南第一个国家——句吴。

泰伯到勾吴后未娶,治理勾吴四十九年,九十一岁寿终,卒后葬于鸿山之上,传位于二弟仲雍。至此,泰伯成就了两家天下,一为三弟的周天下,二为二弟吴天下,其让德之高尚使后人敬仰,也被后人尊为至德先圣、三让王、江南人文之祖。待泰伯侄孙周武王姬发灭商建周,大封诸侯,寻当年让国之二位祖父后裔,得泰伯曾孙仲奕封于阎乡为伯爵;得仲雍曾孙周章,因已君吴封为子爵。

始祖泰伯公虽距今已三千三百年,但其德行仍为后辈之楷模,后世当善加学习以不没至德家风。余不才谨以所读之书整理以立传。

 

 

憩园

在鸿山脚下的一个废弃村庄里,有一位60多岁的退休园艺师,打造了一个梦幻庄园。这个私家花园被主人起名为“憩园”,只因花园深处有一片密林,处处是休憩的好地方。

憩园位于鸿山脚下的一个拆迁村庄,因为待拆迁,村庄里的人家都陆续搬走,剩憩园主人夫妻俩独居,夫妻俩所住房屋的枪头上已爬满爬山虎,郁郁葱葱。据说花园主人退休后,闲来无事,因为喜欢花,就开始在家门口播种,地方大,可施展空间也就大,慢慢地,一个梦幻庄园就成型了。去过的人都会对花园里那个摇椅印象深刻:其实是一个木质摇椅秋千,但是秋千四周搭起了花架,一到花期,藤月爬满,竞相争艳,普通的秋千也因此显得罗曼蒂克起来,似乎不上去凹个造型咔一张,就太辜负这番美景。

憩园依河而建,占地有三亩多,河中也装了喷泉,河边的老树显然有了年头,枝干斜斜地横在河面上。这里花的种类很多,主人用石板、卵石铺成小径,并不刻意打理,石缝间长满绿草,倒是显得野趣十足。还有地方铺上了红砖青石,小路尽头搭起了遮阳棚,摆着藤椅,走累了就可以坐下休息。

这里有很多野趣和不经意,主人似乎并没有太明确的目标,只是依着喜好、道法自然,在空地上将自己的想法与乐趣变成现实。但是又不是没有创意,石板横竖相间地排列,轮胎被制成坐椅,溪流处搭着小木桥,林荫间还建了碳化木亭子……憩园的风格是古朴的、自然的,让人不会有拘束感的。

发表我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