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狗啊不如狗

姚洪楼 发表于 和自己赛跑 分类,, 本文短地址:http://eelu.cn/2320
0

一个月前抑郁了下:https://www.yaohonglou.com/2019.10.24/23:58:00

现在工作的不顺心三天两头都会出现,但今天又出现了严重的不顺心,大概情况是某厂商做了九万多补地的活儿,我觉得补地这事也不是万能的,新补的或许很长一段时间不会坏了但是接缝往外的旧地面肯定还是可能会坏的,我是感觉厂商做的效果还行,不过领导觉得效果不合他意,主要是前面施工的宽敞区域是用大机器打磨的、后面施工的地方受场地限制就用了小机器去打磨,然后看起来效果不太一样。

第一回合:大概一周前,领导跟我讲了,我跟现场负责人沟通了,对方说是原有地面不平,所以打磨后接缝边缘的旧地面会泛白。我其实不太满意这个答案,但我对这方面的专业知识也不是很懂,我将结果反馈给领导,领导说不接受这说法。

第二回合:上周末厂商计划最后一次施工了,我跟厂商沟通了剩余未完区域,然后也告知厂商还有需要整改的这个需要等到施工完了约你们老板过来现场看现场谈,因为你这个现场负责人给的答复我们公司觉得无法接受。然后周一差不多收尾完成了,周一下午我约厂商老板周二上午过来看,也就是昨天。因为厂商跟我领导是认识的,我将我们公司立场告知他,并且告知他这个是我们厂长要求整改的(言外之意不是我领导要求的)对方告诉我是由于使用的打磨机器不同导致的视觉差异,针对我们的疑虑厂商表示他安排人将问题区域重新做硬化并且是扩大到接缝之外的旧地面一些距离整体做,我说我听起来也算是方案但我要跟公司汇报要公司认可才行。厂商则是打电话给我领导,让他下来一起面谈,结果领导没有来,电话里跟他具体说了什么我也不知道,反正事后厂商告诉我我们领导同意他给的方案,然后我说那就先按照这个方案安排整改吧,但我回去还是要跟领导确认一下这个方案他是否真的同意了。结果,回去问了下,领导说他没有同意,他跟厂商的答复是:我只要你保持前后修补的地面效果一样! 发了微信给对方,对方一直到次日都没理我。

第三回合:今天早上,领导问我补地什么时候结束,我说整改的具体方案还没有确定。今天他们工人过来了,现场负责人让我去安排他们如何整改,我跟他解释了昨天发生的情况,我说我们现在是要求你们前后修补的地面效果一样,具体什么方案你问你们老板安排。但领导不管这些理由,非是要我给出此案的完成时间,开始微信沟通的,后来我觉得越说越乱,于是就直接当面沟通,我说现在他们老板也不理我,我估计重新做的可能性不大的,现在他们工人正在整改,我是觉得先让他们做,但这个并不是我们答应的整改方案,最终还是要以我们的验收为准的,就按你说的修补效果没有前期好的那些部分不予结算(之前我说是扣款,但领导说不是扣款,没有达到我们要求的部分,应该是一分钱都不付)然后领导就突然不开心了,直接跟我说你也不要说人家不理你啥的,以后我也不介绍厂商进来了,我不管了!(良心话,我在办公室跟他汇报的时候,根本没说 你介绍的厂商 不理我了,我只是说这家厂商的老板暂时不理我,并且我自己找来的厂商或是我助理找来的厂商,也机场发生类似的情况,我也都是说厂商干嘛干嘛不理我了有的还说合作完这次以后不跟这家合作了)

第四回合:这些事情说多了,也不好,毕竟是公共办公室,许多只耳朵听着。于是后面回到位置我就使用微信继续沟通,我将具体情况再次跟领导重复,并且强调几点:第一,我没有故意针对领导介绍的厂商,我只是按照公司的要求来沟通处理这些事情(我都没好意思讲这个要求是他自己定的,根本不是厂长,我只是按照领导意思督促厂商),第二,我之所以解释说对方老板不理我我让工人先进行整改然后过一天整改得差不多了再催他们老板,并不是强调对方老板不理我了,而是因为我说整改方案还没有定所以暂时给不出本案完成时间,但领导依旧逼我给出本案的完成时间,所以我才更加深入的解释为何暂时给出时间以及后续我大概如何继续处理这个事情,第三,我明确跟领导说,我不希望工作上面大家都是相互猜疑,有什么事情大家说开了,不管总认为我故意搞你的厂商,其实就算是你的厂商做烂尾了我也不会害你的我也还是会想办法去处理的,第四,我举了一些之前的例子,许多事情上面我都是小心翼翼的顾忌领导的想法(领导太多疑了)并且许多事情我很努力的去做但也不能保证100%不出错但领导可能不理解我所以其实也很不容易成天顾前顾后担惊受怕的(我举例改门的时候我没有考虑全了跟厂商约定边框要换新料,结果领导觉得验收不ok非让我找人家重新弄,但当时长期合作厂商要么不在苏州要么就是领导觉得价格太高,最终我是安排助理出去路边门面店找的人来做的,人家是做完了当天现金结算的,因为没有通过验收,所以半年过去了,这件事情还有当天一起改造的仓库围栏增加移门的加一起1500元的费用还没有报销,都是我私人垫付着的)领导也没说什么

第五回合:过了几个小时领导回复了我,领导的意见大概有这么两点:第一,费用该报销的还是要报销(对于我来说当然是很开心的结果),第二,他并没必须要完成时间,他不可能了解到每一个细节,所以我上午应该答复他现在处理到什么程度、预计什么时候可以给完成时间(其实我一开始就说现在是什么情况,预计明天再跟他们老板沟通才能知道大概完成时间),第三,我一口一声他的厂商这样很不好(说心里话,在办公室我根本就没有说他的厂商不理我,我就跟平常厂商一样处理的,我只是说这家老板暂时不理我但现在工人已经进厂整改了那就先整改(从公司利益出发,就算事情做烂尾,那我肯定也要尽可能多的维护公司利益) 这个我觉得标准就是领导太敏感了,我真的没有公开说他的厂商不理我) 然后我又回应说我只是希望以后有什么事情大家直接讲明白,多点信任少点猜疑,便于工作的开展。

 

我知道领导今天肯定很不爽,但我又何尝不是呢?其实许多时候我觉得自己的智商还行,但是情商真心不够用。我跟领导十年多的朋友了,他应该也知道我的为人,并且我也不止一次跟他明确讲过我的智商还行但我情商真的不如他们,有什么事情直接讲清楚尽量别绕那么多套路,好多时候我根本明白不过来的。我搞明白为什么还是那么多猜疑!

不过又能怎么办呢!自己犯贱,年轻时候直到现在都是“晚上想想千条路,早上起来走原路”这样的状态过来的,现在是人到中年不如狗了,还不都是自己的责任嘛! 领导也没有大动干戈,沉默其实也算是让着我了,不在我气急败坏的时候将问题严重化,也算是很照顾我的脾气了!

所以,我很不爽,但是,我不怪公司不怪领导也不怪厂商,我觉得最应该责怪的还是我自己!


========================================================================

【版权声明】
 本文地址:http://eelu.cn/2320  版权属于:YaoHonglou.Com
 默认允许非商用性质的转载,但转载时须保留本文链接及本人署名

发表我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