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法律’有关的日志

5月35号

Poon 发表于 退休的傻逼 分类,标签:
0

前几天山东招远出了件很操蛋的事情:在某公共场合,某女子因拒绝陌生人的搭讪,结果被他们活活打死….

网上的评论沸沸扬扬,其中不乏许多网友讽刺山东人胆小怕事,但我认为大家实在没必要过多责怪山东同胞,换位思考,如果你遇上这个事情,你真的敢挺身而出吗?

这里,我先来引用两条新闻:

18岁的年轻妈妈,一枪崩了入侵者

美国俄克拉荷马州一名18岁的年轻妈妈Sarah McKinley在圣诞节时丧夫,在丈夫的葬礼当天,一个名叫Justin Martin的陌生男子声称是邻居想进来打个招呼,被她断然拒绝。新年夜时,Martin与另一名男性Dustin Stewart手持30公分长的猎刀试图破门而入。正当他们在屋外检查有没有开着的门口时,McKinley抄起了自己的12号霰弹枪、走进卧室又拿起一把手枪、把奶瓶放进3个月大孩子的嘴里,然后拨打了911报警电话,问道:“我手上有两把枪——如果那人进来,我能对他开枪吗?我和我的小宝宝独自在家,请尽快派人来好吗?”

911接线员向McKinley确认她家门上着锁,McKinley再次询问如果对方破门而入能否开枪,接线员回答说:“我不能告诉你你能够做什么,但为了保护你的孩子想做什么就去做吧。”

很快Martin踹门而入,持刀向她冲来,她一枪崩了他。警方表示这枪是正当合理的。

共犯Stewart很快向警方自首。

McKinley向媒体说:“要不是为了我的儿子,我是不会这样做的。这不是一个轻松的决定,但当时我儿子和那男人(的性命)只能二选一,而我不可能让我的儿子去死。世界上没有比带着孩子的妈妈更可怕的东西。”

她说:“我不是个英雄,我是个母亲。”

她还说:“我还会再这么做的……不是因为我想,而是因为那是我儿子。”

 

屋主杀死入室砍人男子 被指防卫过当获刑5年

台海网8月27日讯 据北京晨报报道,男子张福林没有想到,自己陪着已经身怀六甲的妻子武青回到岳父家欢度除夕之夜,竟有醉汉凌晨持刀上门对其进行殴打,不仅自己被扎伤,他的妻子因阻挡也受到伤害(事后经法医鉴定夫妻俩的刀伤均构成轻伤)。被压在身下殴打并身受三处刀伤的张福林在挣扎中夺下了醉汉手中的刀,将对方扎死。死者是张福林妻子的前夫王君,此前两个男人从未谋面。

因张福林对王君的左胸连扎两刀,左臂一刀,一审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并存在防卫过当情节判处其有期徒刑5年。对于这个结果,张福林认为自己是正当防卫,不应该有罪,上诉到了市高级人民法院。目前此案尚在审理中。

前夫暴脾气喜爱玩刀具

2000年,20岁的武青和王君经人介绍后结婚,于2002年生下了一个儿子。“王君这个人脾气非常暴躁,而且爱打人,有时候跟我吵架吵急了就打我,还打过我的父母”,武青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慢慢的,两人的感情因此产生了分歧,2007年10月,武青和王君在东城民政局协议离婚,两人商量好,儿子王笑明由武青抚养,王君一次性给付武青20万抚养费,并可以来看孩子。

武青说,在两人共同生活的时间里,她还发现王君喜欢收集刀具,经常随身带刀,“我们一起生活时,他总爱往包里装把小刀,往车里放个棒球棍”。

离婚后的2008年,武青的中学同学张福林从国外回来。两人联系增多,并产生了感情。2009年3月,武青和张福林登记结婚。武青说,她和张福林讲过前夫王君的事情,但是

除夕欢乐夜不速之客来

2010年的2月14日,既是情人节也是大年初一。除夕之夜,武青和张福林带着王笑明回到了父母家。当时,由于武青已经怀孕不方便走动,所以由张福林带着孩子下楼放花。放花回来,张福林走进武青的卧室,一起看电视。

武青说,凌晨1点左右,王君打来了电话,说要接王笑明去放花。她让母亲把王笑明送到楼下后不久,听到孩子从楼道里跑了上来,一边跑一边喊“妈妈,我爸上来了”。武青赶紧躲进卧室并把门撞上。但是王君拧开卧室门闯了进来。

“当时我就坐在双人床旁边的椅子上,王君一进门就指着我怀孕的肚子说‘你怎么成这样了!’”。当时武青没有回答。

按照张福林说法,随后王君又冲着他问,“你丫是谁呀?”张福林说道,“我是武青的老公”。随后,一场激烈的打斗当即爆发。

夫妻同受伤情急扎死人

武青说,张福林回答完后,王君一下便扑到了张福林的身上,将张福林压在了身下。武青说,当时她一手挡着张福林,一手往后拉着王君。就在此时,武青感觉到手臂疼了一下,想到自己正在怀孕,她便赶紧到房间外面叫人。此时,武青看到手臂在流血,她意识到王君手中有刀,便赶紧打电话报警。报警后,武青听到张福林的喊声“快打120”。武青打完120后,跑回卧室。此时,王君已经躺在了床上,样子有点昏迷了,张福林正在给他做人工呼吸。

武青离开房间时,发生了什么?按照张福林在警方的供述,当时他挣扎着想站起来时,听见武青喊了一句“他有刀”,随即他就看到王君右手攥着一把刀,他用手挡了一下,左手挡在刀刃上,划了一道口子。然后他便用右手抓着王君的手腕,用受伤的左手夺刀。“在夺刀的过程中,王君用牙咬了我的右手大拇指,并把我按在床上, 骑在我上面打我”,张福林说,后来他把刀夺了下来,向王君的前胸扎去,“我记得是扎了两刀”。

张福林说,扎完之后,他担心王君把刀抢回去,便把刀甩向双人床的床头地上。随后,张福林感觉到王君打他的力量越来越小,于是便挣脱开王君。此时,张福林看到王君的身上有血、床上也有血,便拿过手边的毛巾、床单给王君压着,还给王君做人工呼吸。此时,他还闻到了王君口中的酒气。

没有跟王君讲过张福林,事发当日是两人第一次见面。

所以,针对此次山东招远的事件,我觉得:打死人的邪教分子固然可恶,但政府对法律的态度更加可恶!政府的瞎胡搞,才是导致旁观者不敢上前的原因,才是导致那位女子失去生命的最根本原因!

写这篇文章的时间是在6月1号,但是感觉大过节的写这些似乎不合时宜,所以将本文的发表时间设置为了6月4号,也就是传说中的5月35号!